年轻人爱动态456

2.0

主演:未知

导演:未知

年轻人爱动态456剧情介绍

说电影《四目大师》 详情

请教电影名字

就是----《少数派报告》!中文名称:少数派报告英文名称:Minority Report别名:未来报告/关键报告资源类型:DVDRip发行时间:2002年电影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电影演员:汤姆·克鲁斯 Tom Cruise卡梅伦·迪亚兹 Cameron Diaz卡梅隆·克罗威 Cameron Crowe皮特·施特曼 Peter Stormare马克斯·冯·赛多 Max von SydowBlake Bashoff杰西卡·坎普莎 Jessica Capshaw斯蒂夫·哈里斯 Steve Harris地区:美国语言:英语简介:导 演: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主 演: 汤姆·克鲁斯 Tom Cruise 卡梅伦·迪亚兹 Cameron Diaz 卡梅隆·克罗威 Cameron Crowe 皮特·施特曼 Peter Stormare 马克斯·冯·赛多 Max von Sydow Blake Bashoff 杰西卡·坎普莎 Jessica Capshaw 斯蒂夫·哈里斯 Steve Harris上 映: 2002年06月17日 ( 美国 )更多地区地 区: 美国 ( 拍摄地 )对 白: 英语 瑞典语评 分: 7.7/10( 58573票 )颜 色: 彩色时 长: 145 分钟类 型: 犯罪 剧情 科幻 惊秫 动作分 级: 瑞典:15 西班牙:13 阿根廷:13 德国:12 澳大利亚:M 法国:U 美国:PG-13 瑞士:12 英国:12剧情简介:在2054年的华盛顿,人类的司法审判制度已经“进化”到了在犯罪发生之前已能预知犯罪并逮捕将要犯罪的罪犯的地步!这种“预知犯罪”的能力得益于一种“心理科技”的发展,比如电脑具备了显示人类最隐秘的思想的能力。一位华盛顿特区的警官让-安德顿一直以这种心理科技为法律武器逮捕犯人,从未质疑过这种制度,但有一天他突然被当成“将要犯罪”的犯人被通缉!猎手突然变成猎物,安德顿惟有一边逃亡一边寻找自己无罪的证据……在乔恩亡命奔逃的过程中,他知得政府用来预测感知犯罪意向的是三台具有人脑智能思维方式的超级电脑“法官”,一个人的罪名最终是否成立,其决定权不再是落在人数众多的陪审团手中,而仅仅是由这三位“法官”来判断被告的生死。当其中的两位“法官”认定罪名成立,而另一位“法官”却持相反分歧意见时,如果最后这位“法官”(也就是“Minority”——少数派)的判断才是正确的,那么这名“法官”的意见就被称为“少数派报告”。对乔恩罪名的宣判,三位“法官”就出现了分歧,其中一位认定他是无罪的,那么在众多精乾探员的追逐下早已精疲力竭的乔恩,到底能否利用这份“少数派报告”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呢?影评:五十年后无悬案《少数派报告》是一部不会侮辱诸位智商的惊险片,其精彩程度堪与《黑客帝国》媲美。跟《黑客帝国》一样,它具有优秀科幻片发人深思的特征,同时,它也是一部令人目不暇接的动作片,不停地刺激你的视听器官。因此,观看此片,请带上眼睛和耳朵,还有脑袋。2054年的华盛顿特区。科技的高度发达已经能使人预测暴力犯罪,从而防止它的发生。但是,6年没出过谋杀案的美国首都即将发生命案,而做案者正是打击预谋犯罪这个特殊部门的负责人约翰·安德顿。约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他感觉遭人陷害,于是他需要一边逃亡,一边找出真相。那三个居住在水里、能预告未来犯罪事件的“特异功能”女子会不会出错?约翰到底36小时后会不会杀人?他那6年前被人绑架的儿子究竟是死是活?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是谁?有何动机?这些问题都必须留待大家观看影片时去寻找答案,在此我们不能破坏影片的悬念和大家的兴致。“古老”的故事、及时的寓意影片的故事框架来自疯狂作家菲利普·K·迪克1956年出版的一个短篇,其寓意简直像是为911后的美国人度身定作的,即“为了人身安全,你愿意放弃多少个人的自由和隐私?”在当今世界,为了乘坐飞机,我们可以接受搜身等检查;但乘坐地铁你愿不愿意接受身份核实?影片假设,50年后的华盛顿特区市民愿意接受无时无刻的身份检查,当然不是由活人来搜身,而是借助科技手段。该片最令人难忘的一场戏,是一群电子“老鼠”串入一栋破旧公寓,挨家挨户核实每个人的身份。主角躲在浴缸的水里,屏住呼吸;不幸,一个气泡从他鼻孔里冒出,一只即将离去的“老鼠”觉察到动静,便回头凝神聆听……在此之前,影片有一个“环顾”电子老鼠进入每家每户的“半圆周”镜头,其技巧之高超令人想起大师奥逊·威尔斯在《A Touch Of Evil》中的开场镜头。影片提出的另一个严肃命题:当你能预知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时,你的行为是否会改变“命中注定”的结局?《时间机器》中对此的诠释是“没有影响”,时辰到了,该死还得死;《少数派报告》似乎持相反意见:由于警方的“先见之明”,尚未发生的命案才得以阻止。但是,这个立论反过来用到约翰身上,你可以推论出“预知导致犯罪”的结论——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过着正常的日子,他怎么会在“规定”时间遭遇那个即将死于他手的人?说到底,人生之路是命中注定还是自由意志起作用?是人控制着命运,还是命运摆布着人?恕我此处不再深入讨论这个议题,否则看电影会变成啃尼采、叔本华。另一个牵涉到法律的问题也很重要:如果“凶手”尚未犯罪,甚至还没有想到要去犯罪,那么,他岂不是无辜者?按照现行的美国法律,有犯罪动机或犯罪思想都不能算犯罪,只有付诸行动时才跨越合法和非法的界线。Style:工匠和艺术家的分水岭如果《少数派报告》是一部纯粹的动作片,它的成就不亚于《法柜奇兵》或《亡命天涯》。几场追杀戏设计得很有节奏感,而且不乏新意,即便是“炒冷饭”,如空中追车那场,在《第五元素》和《星战前传II》中均露过脸,但斯氏的处理更具想象力,同时更自然。显然,斯皮尔伯格拍摄本片得到了缪斯女神的眷顾,而一位影人有没有创作灵感,我们即使无法说出所以然,但完全可以意会。主角的几场逃亡戏虽然刺激,但笔者最喜欢的却是“女巫”帮助他在商场躲避追兵的那场戏,细节之巧妙令人叫绝。我把那个有特异功能的pre-cog称作“女巫”,因为她使我想起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开场的那三个女巫,她们也能准确地预测主人公的未来命运。跟别的斯氏作品一样,该片有许多向前辈致敬、出处可寻的戏剧元素,但这跟抄袭有本质的区别。《少数派报告》的新意并不表现在某个场景匠心独具,而是它对新旧元素的融合。比如,开发人类的预知潜能似乎是新发明,但三个pre-cogs女郎躺在水底的样子又很原始;放映未来形象的设备很先进,但显示结果的机器却像是产自19世纪,而那个刻着未来罪犯姓名的装置左看右看都像是桌球。男主角春风得意时,他查看全息电脑如同指挥交响乐,而背景上配的正是古典音乐;而他逃亡过程中,音乐更多是极富现代色彩的约翰·威廉斯之作(电子老鼠那段堪称经典)。这种未来和过去的撞击集中体现在影片的黑色风格上。所谓“黑色”,是指好莱坞三四十年代的黑色警匪片,即“film noir”,不同于常说的“黑色幽默”。这种风格在人物塑造、场景描绘,尤其是灯光和构图方面有一种神秘感,比如本片的摄影偏冷色,而且画面的颗粒感很强,跟言情片中鲜艳和细腻的效果截然相反。斯皮尔伯格对黑色片心仪已久,但他的电影世界一向太光明,即便是《辛德勒的名单》仍有一股正气,但最近两部科幻片却明显把他推向“黑暗”的一面。电影界称作的“黑暗”(dark),绝没有贬义,而往往是指题材凝重、风格压抑、具悲观思想、有厚实的文化积淀。《少数派报告》的每一个环节都让人击节赞叹,演员的表演也不例外。斯氏的选角可谓十全十美,每个小角色都发光发热,柯林·法瑞尔大有抢布拉德·彼特饭碗之势,而靓汤更是找到了一个全面开花的机会。当然,他不会捧回小金人,但这个角色的确使他的魅力和潜能得到充分发挥。《少数派报告》绝对是暑期片的佼佼者,但笔者并不认为它可以跻身斯氏三大杰作之列。它能开启脑筋,但却没有洗涤灵魂,也许这是黑色片或动作片无法承载的功能。高人指点,技术“领先”《少数派报告》的技术含量非常高,对科幻或科技感兴趣的观众对里面的场景细节可以反复咀嚼,若仍觉不够尽心的话,可以上网跟别的科幻迷继续商讨。影片在这方面所下的功夫和取得的成绩超过了1982年的《银翼杀手》(改编自同一个原作者的另一篇小说),原因是斯皮尔伯格请来了当今顶尖的未来学家,其中包括科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把他们召在一起“脑力激荡”,戏称“智囊团高峰会”。他们的“蓝图”在美工和导演的指导下,创造出一个依稀可辨、但开启眼界的未来世界。举例如下:第一,未来的电脑界面如同全息摄影,使用者像指挥音乐那样在空气中“指手画脚”,各种信息便呈现在眼前;第二,瞳孔将是识别每个人的“身份证”,不管是进入公共场所还是上班都少不了它;第三,广告彻底实现了个性化,你所到之处,专门针对你的广告就作为虚拟现实出现在眼前,它了解你的消费习惯和个人品味;第四,报纸杂志就像现在的网站,内容不断滚动更新;第五,汽车要比现在的小,而且能利用磁浮原理上下行驶;第六,植物能像宠物一样逗主人玩;第七,警察用的报话机将演变为比眼镜稍远一点、能放映实时画面的透明薄片;第八,可以助你飞翔的肩背式助飞器犹如现在的滑板……电影及小说版本分析警告:如果您不打算预先知道《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电影或小说版本的情节走向及结局安排,请勿阅读本文。是的。以上警语并不光只是网上讨论群组在公开游戏攻略或者读书心得时一种礼貌性的知会,而是针对菲利浦·迪克(Philip K. Dick)原着、斯皮尔伯格改编的故事《少数派报告》所讨论的重点之一产生的心得。有趣的是,这个心得同我长久以来对于预知一事所可能产生的矛盾疑惑不谋而合。这个疑惑是:如果预知了未来因而改变它,我如何还能宣称已然预知未来?举例来说,我倘若经过某种方式,得知在待会儿我出门为了肚子打算的时候,会在经过街边的档口被一架史坦威平台钢琴自五楼掉下来砸成肉泥,于是决定今天晚上就自个儿煮碗泡面顺便在里头打两个蛋解决一餐——虽然略嫌寒酸,但不会遇上从天而降的平台钢琴。因为我知道出门会有意外,所以我不出门;因为我不出门,所以意外没有发生。但,如果这个意外没有发生,我如何预测得到?《少数派报告》故事的主乾,其实就源于这么一个矛盾情境。姑且不论斯皮尔伯格在人物设定上对于菲利浦·迪克原着小说所做的更动,《少数派报告》的小说及电影版本,说的都是在近未来的社会里,有个预防犯罪的机构。这个机构利用了三个具有预知能力、但心智发展有点问题的异人为基础,依他们所预知的内容得知某人在某时于某地将犯下刑案,于是就能够提前将此人逮捕,防止刑案真正发生。因尚未犯下的罪行逮捕公民此事是否合理暂且不论,城市里趋近于零的犯罪率其实已然替这套系统提供了最佳的背书。这个原因也许是:因为一般公民并不会知道未来如何,所以这些预言异人的预卜结果都是正确的,就如同我并不知道头项上会掉下一台平台钢琴所以还是出门吃饭结果发生意外一样;但如果这些未来式的罪犯知道了自己将会犯罪,那么,他们还会决定犯案吗?故事里的主角就面对了这么一个状况。预防犯罪机构的核心份子,就发现自己将会在若乾天之后,杀害一个同自己素未谋面的人。审判者在刹那之间成为受审人,于是我们有机会同主角开始检视整个所谓“完美的预防犯罪系统”,看看这个系统是否真的如此值得信赖?三份预言报告是否总是明白地指出同一件发生在未来的刑案?三个预视未来的先知异人是否总是做着相同的噩梦?倘若不是,那我们该如何看待预言报告里的相对少数?在电影和小说中,三份预视报告中都有一份提及,主角不会杀人;这份少数报告,究竟有没有它存在的价值?三份预言报里的多数,当真就代表了肯定发生的现实;而代表少数的那份报告,就一定是错误的预视结果?关于这个问题,斯皮尔伯格与菲利浦·迪克采取了完全不同叙事焦点,于是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先来瞧瞧斯皮尔伯格的电影版本。少数报告是三个预知者中最重要的、居领导地位的那人所预见的未来。于是主角设法劫走了这个预知者,希望利用她提出这份少数报告来为自己翻案。斯皮尔伯格在故事里掺入大量与亲情有关的元素:主角之所以全心投入预防犯罪的工作,是因为自己的孩子数年之前被绑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预视者之所以获得预知能力,是因其上一代的药瘾所致,而关键预知者一再重覆的噩梦,则与自己母亲被弑的案件有关。这些亲情元素在剧中纠葛成一团,最后在结局揭晓之后,斯皮尔伯格进一步否定了这样的系统,甚至替三个预知者安排了幸福平静的生活模式。再看看迪克的小说情节。三份报告虽然有两份的结果相同,但事实上每一份都是少数报告——结果相同并不代表过程相同,如果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的话,这三份报告其实都是不一样的。迪克的焦点集中在我们之前提及的矛盾:如果主角知道了自己未来的罪行,是否还会照着预言犯案?第一份报告里的主角将会杀人,而第二份预言报告将主角得知第一份报告结果一事纳入考虑,于是得出了主角打算不照第一份报告的结果行事、将不会犯案的决定。在这两份报告之后,故事的主角已经在种种情节之中得知了被害者的身份等等原来所不明白的资讯,于是最后做出杀人的决定。也就是说,最初及最末的两份报告虽然结果相同,但通往这个结局时点的过程却不一样。迪克虽然提及了政治权力的倾轧、中年危机及夫妻感情的猜忌,但并未花费太多力气在这些问题的描写上头;他甚至不质疑这个系统,只是聚焦在这个矛盾的特例上头。大体来说,我个人喜欢原着多过电影。当然,这只是个人喜好的问题,并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劣标准。在斯皮尔伯格的手里,菲利浦·迪克惯写的脏乱、拥塞、混乱型式近未来,自然不可能呈现如同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Blade Runner)那种潮湿沉闷场景,或者保罗·范赫文的《全面回忆》(Total Recall)里那种工业单调都市,是故,这不但不是我在意的重点,事实上我还得承认,斯皮尔伯格使用偏蓝灰色清冷色调还蛮对我脾胃的。而他一向被批评的太过商业手法或者太过滥情表现,我都觉得无所谓,甚至连最后童话般的结局场面,我也能勉强忍受。那么,我为啥非得认为原着比较好不可?其实仔细想想,主因大约是我觉得他没有把题目“Minority Report”处理好。读读迪克的小说就会发现,在并不算长的故事走到结局时,迪克回到了“预知报告里的少数”以及“预知未来是否会影响当事人的判断”这两个主题头来。预知未来是否会影响当事人的判断?答案是肯定的;于是这个变数再度回头影响预知报告,三份预知报告其实各自加入了不同的参考值,每一份都是题目所谓的“少数报告”。而在电影剧情推衍的进程之中,斯皮尔伯格以“少数报告其实出自最关键者之口”的方式处理原来迪克故事的情节,再让预防犯罪系统的准确度一次比一次松动,最后否定整个系统——如此动作虽大,却让我有点无法满足。因为我老会想到一些缺漏。比如说:为什么明明知道有某个预知者最关键,但却轻易地舍弃其报告?如果预知者的能力有高有低,那么也许他们提出来的预言份量就各有轻重,遇到三份预知报告内容不同时,是否简单地取其大者即可?虽然概数原则如此,但这事儿可同某人是否得在牢里过下半辈子有关,如何能够轻率为之?虽然用了别人的骨架再加进自己擅长的部份,但在经营自身专长情节之余,似乎反而没把原来的故事讲得完全。简而言之,我觉得斯皮尔伯格的故事结构有缺陷,收尾也没给一个完整的交代。但话说回来,电影或者小说创作,是否一定要替人性啦、宿命啦、社会结构等等提出最佳的定义?我相信,用太大的帽子扣在创作品头上,都可能是不公平的;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最要紧——亦即,我的满足与否,其实在于故事是否被完整的说出来。在《少数派报告》的小说里,迪克不提系统是否正确,只提出会产生矛盾的特例,这种作法似乎比较谨慎负责;而斯皮尔伯格一举推翻了整个系统,我们不知道这系统之前到底有过多少误判的可能?是否有可能在特例之外,这个系统真如影片刚开始时宣称的那么完美?把系统否定了之后,原来的那些罪犯如何处理?这些疑问让我在步出电影院的时候,不得不替这个故事可惜了起来,觉得银幕里的那个世界似乎在我爽完了就走之后还留下太多烂帐没有处理。是的。这是商业电影似乎很难逃脱的命运。但我相信,不要给不负责任的结果,故事还是能够找到一个结局能够符合商业电影的市场考量层面、甚至令更多人满意的。对美国人权状况的愤怒控诉《少数派报告》的导演是斯皮尔伯克,这个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早在《侏罗纪公园》里就用形象的图景,揭露了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社会是如何养痈遗患的,那个黑暗的毫无人道的社会,出于种种卑鄙的动机,人为地制造了毁灭人类社会的超级恐龙,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这一形象的电影喻言,深刻地喻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纵容、滋生的毒瘤最终是如何让它们自己尝到难以下咽的苦果的。我们完全可以把电影中那些变态的食人恐龙看成是本拉丹、伊拉克等如今与美国为敌的美国国家公敌的化身与象征。想当年,正是美国反动政府用大把大把的美钞扶植了萨达姆和本拉丹,当这些势力像恐龙一样长大成人、可以自主地进行自己选择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侏罗纪公园》中向美国人张开血盆大口的恐龙。斯皮尔伯克这个伟大的正直的艺术家,就是这样毫不留情地拿起电影艺术的武器,天才地早在九一一发生之前,就深刻地揭露了美国政府才是世界动荡与恐怖活动 真正的始作俑者,向美国的反动政府投下了比九一一更加具有杀伤力的炸弹。在《少数派报告》中,斯皮尔伯克继续用他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向腐朽没落的美国社会投出了矛枪和利箭。在这里,它把掷投的重点放在美国的虚伪的人权制度上面。当美国政府总是把别国的人权状况作为乾涉他国内政的借口的时候,斯皮尔伯克以后院起火的革命者大无畏精神,揭开美国的虚伪的人权的假面,用声情并茂的故事、博大精深的风格、精彩绝纶的画面,淋漓地表现出美国人是如何大言不惭地践踏人权的。影片中的画面令人毛骨耸然,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无数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们,一定会对美国联邦政府如此地肆虐地侵犯人权表示由衷的愤慨和抗议,当然,正是通过激发一切有良知的世界人民的正常情感的汹涌,达到了对美国政府最严正的轻蔑和仇恨。看看吧,影片中幻想的未来的美国政府是多么的残忍啊,为了那个所谓的预知犯罪系统,居然让三个妙龄少女做美国政权机器的牺牲品。看看影片中交待的那种用人体制作成的“犯罪前逮捕系统”的方法吧,“首先为她们(就是那些无辜的少女们)脑内植入犯罪图像的晶片,称之为女性感觉晶片,它们就像原始数据,快速浏览图片并储存,等她们脑细胞组织发育完全,晶片就会与之完全融为一体,接收并处理信息,她们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但我们必须保持恒温,要不就会沉睡不醒。”一幅多么惨不忍睹的画面啊。我们以前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时制作的马鲁它中领教过法西斯的对人伦的磨灭、对人性的摧残,今天我们终于从斯皮尔伯克的电影中,看到美国政府也是这样的一类货色,虽然他们口头上高喊着人权与人道,但是这些美好的字眼,总是伴随着精制导弹,在前面向他们看不顺眼的其它国家鸣锣开道。世界人民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旦听到美国人对别人指手划脚关于人权、民主与自由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死神的翅膀就要随着这些美丽的字眼接踵而至了。斯皮尔伯格通过《少数派报告》无情地揭开了美国人嘴上说一套、背后里又是另一套的虚伪嘴脸。影片中的美国政府居然拿天真善良活泼可爱的美丽少女做试验品,把她们制作成木乃伊般的僵尸,浸泡在液体中,生不像生,死不象死,而且在她们头脑中埋下晶片,把她们作为一个零部件,制作出实现白色恐怖的所谓“犯罪预知”系统。没有比影片中的三个年轻貌美的少女浸泡在恒温的液体中更能镜像般地反映出美国政府的残忍本质了。这一经典的画面将永远载入电影史的最光辉的一页中。同时,这一经典画面将使我们联想到美国多年来用活人进行放射性试验的丑闻,联想到美国向海湾战争的老兵隐瞒受辐射的真相,致使无数的美国大兵命丧黄泉的悲惨命运,联想到把无数的持不同政见者关进精神病院为他们进行神经切断手术,这样的社会,人的权利有什么保障?三个少女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被泡在水里,她们的梦境居然被榨取来服务于国家机器,这是一种多么不可容忍的惨无人道的社会。斯皮尔伯格就是通过如此血淋淋的事实深刻地揭露着美国社会的反人权的本质。那些无辜的少女们的梦境用来做什么呢?原来就是用来制造白色恐怖。影片中的那些无辜少女们在昏睡状态下的一句呓语,就可能成为确定谁犯罪的证明,在这里,犯罪不是后天随机发展的,而是先验的宿命的。在美国的国家机器眼里,谁有罪是天生就确定好了的,这种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流氓儿混蛋的非此即彼的思维,其实正是美国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你看吧,自从出现了一个九一一,所有的阿拉伯人都被先验地确定为疑犯,美国的阿拉伯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歧视;再看吧,李文和就是因为长了一张黄色人的脸,所以就先天地被确定为里通中国,关进监狱,受尽行刑逼供之苦。在美国的社会里,只有看你不顺眼,马上就把你确定为一个犯罪嫌疑人,至于理由嘛,当然是想当然了,就像那个预知犯罪系统一样,美国的政府本身就是一个预知犯罪系统,只要他认定谁有罪,不管有没有证据,他就把罪行的帽子扣在你的头上,像九一一事件,到现在也没有提出确凿的证据由本拉丹主谋,但才不让你有所争辩呢,立即让你遭受灭顶之灾。斯皮尔伯格在《少数派报告》里尖锐地指出这种想当然的犯罪认定,实际上就是一种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走一个的一种变形。因为,在这种认定中还存在着一种意外的可能,就是“少数派报告”的存在,也就是说,这种系统的最终确认信息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放之五湖四海而皆准的。但蛮横的美国政府才不会听别人的解释呢,影片中啼笑皆非的是,那个原来是白色恐怖中的一个执行者的约翰突然成了他所供职的国家机器的牺牲品,他总是指责别人是犯罪嫌疑人,没有想到白色恐怖的国家双刃剑反过来也要伤着他这个帮凶了,居然指证他要在“46小时内杀死一个他从不认识的男人。”。立刻,他受到了国家政权的追捕,于是他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逐步认识到这个国家机器的反动本质,转而凭借自己的力量,向这个腐朽的社会发出受害者最强烈的呐喊。经过一番逃亡,他终于乾掉了那个美国国家机器象征的幕后主谋,洗清了不白之冤,通过奋斗重新找回了自己应有的人权。这一部分斯皮尔伯格用传统的好莱坞风格进行了反映,只是一点不惊心动魄,也没有显出什么节奏来,这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斯皮尔伯格很有揭露的冲动,但没有找到很好的吸引人视线的技巧与方式,他的节奏缓慢的老毛病再度发作,影响了对主题的进一步深入揭示。这是由于他的思想认识没有得到彻底改造、对那个社会还抱有幻想而造成 的令人遗憾的地方。尽管如此,我们仍应感谢斯皮尔伯格以战斗在敌人心脏中的勇气与精神,从堡垒内部揭穿了美国的人权神话,体现了一个热爱和平的大导演的博大胸怀和国际主义的战斗精神。谢谢老斯。



这部电影是什么片名

会飞的话就是:全民超人

年轻人爱动态456猜你喜欢